登录注册

手机客户端|收藏本站

 其他

北京国泰星云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海镭激光科技有限公司确认不侵害知识产权纠纷二审管辖裁定书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2日          文章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京民辖终33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海镭激光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杨浦区黎平路341号。
法定代表人:陆明路,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国泰星云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园401号楼28层3219室。
法定代表人:贾来国,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邓世燕,成都九鼎天元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专利代理人。

上诉人上海海镭激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海镭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北京国泰星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星云公司)确认不侵害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6)京73民初608号管辖权异议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国泰星云公司在一审中起诉称:上海海镭公司于2015年9月22日向国泰星云公司的最终用户发函称国泰星云公司生产的SPS系统产品(ContainerStackProfilingScanningSystems)侵害了上海海镭公司的“一种激光扫描的集装箱吊运防撞装置”专利权。国泰星云公司于2015年10月8日向上海海镭公司发出催告函,催告上海海镭公司行使诉权,但上海海镭公司至今既没有提出专利侵权诉讼,也未向国泰星云公司的用户撤回函件并消除不良影响。国泰星云公司的SPS系统产品并未落入上海海镭公司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构成对上海海镭公司专利权的侵犯。为阻止上海海镭公司滥用专利权、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故根据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确认国泰星云公司的SPS系统产品不侵犯上海海镭公司的“ZL200720075309.2”专利权。
一审法院在向上海海镭公司送达起诉状副本后,上海海镭公司于法定期间内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上海海镭公司认为:一、涉案SPS系统产品已经销售至南通振华重型装备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振华公司),经上海海镭公司授权的南通通镭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通镭公司)已于2016年7月22日向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以下简称“南通案件”),要求南通振华公司停止侵权、赔偿损失。虽然本案与南通案件的当事人不同、诉讼请求不同,但两案是存在关联纠纷的案件,要解决本案的诉讼请求问题,需要先审理南通案件。二、国泰星云公司提供的生产车间图片和测试间照片无法证明其生产的就是涉案SPS系统产品。对于制造地不明的,理应由使用地或侵权地人民法院,即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三、国泰星云公司与上海海镭公司曾于2012年7月23日签订过《项目保密协议》,该保密协议与本案有重大关联,协议约定争议解决管辖地在上海,故本案应由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四、根据民事诉讼法中关于地域管辖“原告就被告”的原则,国泰星云公司住所地不应作为认定管辖的依据,而是应该由上海海镭公司住所地法院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管辖。综上,请求将本案裁定移送至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或者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
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一、关于本案是否符合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的条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权利人向他人发出侵犯专利权的警告,被警告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经书面催告权利人行使诉权,自权利人收到该书面催告之日起一个月内或者自书面催告发出之日起二个月内,权利人不撤回警告也不提起诉讼,被警告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请求确认其行为不侵犯专利权的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本案中,上海海镭公司于2015年9月22日向国泰星云公司的最终用户PTP公司发出侵权警告,称涉案SPS系统产品涉嫌专利侵权。国泰星云公司于2015年10月8日向上海海镭公司发出书面催告,要求其尽快行使诉权。自书面催告发出之日起二个月内,上海海镭公司既未撤回警告也未向国泰星云公司或PTP公司提起侵权诉讼。在此情形下,国泰星云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符合法律规定。
二、关于上海海镭公司的管辖权异议理由是否成立
1、关于“本案与南通案件存在关联,要解决本案的诉讼请求问题,需要先审理南通案件”的主张是否成立。
正如上海海镭公司也认可的,本案与南通案件的当事人不同、诉讼请求不同,因此两案涉及不同的法律关系,故属于不同的法律纠纷。虽然本案与南通案件都需要判断涉案SPS系统产品是否落入上海海镭公司“ZL200720075309.2”号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但由于两案的当事人、诉讼请求不同,两案的证据、事实以及诉辩主张可能存在差异,而这些差异性都将影响两案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故两案不可相互取代。因此,上海海镭公司关于“要解决本案的诉讼请求问题,需要先审理南通案件”的主张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2、关于一审法院对本案是否具有管辖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诉讼,国泰星云公司可以向其中一个人民法院起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的规定,因侵犯专利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侵权行为地包括被诉侵犯发明、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产品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等行为的实施地,以及该侵权行为的侵权结果发生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第一条第(一)项的规定,知识产权法院管辖所在市辖区内第一审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技术秘密、计算机软件民事和行政案件。
关于地域管辖,上海海镭公司提出两点管辖权异议理由,一是认为国泰星云公司提供的生产车间图片和测试间照片无法证明其生产的就是涉案SPS系统产品,进而也无法证明其制造地位于北京,故应该由使用地或侵权地人民法院,即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二是认为根据民事诉讼法中关于地域管辖“原告就被告”的原则,国泰星云公司住所地不应作为认定管辖的依据,而是应该由上海海镭公司住所地法院,即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管辖。
首先,国泰星云公司的注册登记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园401号楼28层3219室,房屋租赁协议中显示的实际经营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5号院综合楼四层405室,国泰星云公司据此主张涉案SPS系统产品的制造地、销售地和许诺销售地均位于北京市,故本案应由一审法院管辖。虽然上海海镭公司主张国泰星云公司提供的生产车间图片和测试间照片无法证明其生产的就是涉案SPS系统产品,但基于国泰星云公司的登记注册地及实际经营地位于北京市,且上海海镭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国泰星云公司在北京市之外还有其他产品制造地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合理推定涉案SPS系统产品的制造地位于国泰星云公司的实际经营地,即北京市。因此,作为涉案SPS系统产品的制造地法院,一审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其次,如前所述,国泰星云公司系以涉案SPS系统产品的制造地,而非国泰星云公司住所地确定管辖法院,故上海海镭公司关于“原告住所地不应作为认定管辖的依据”的管辖权异议理由不能成立。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诉讼,国泰星云公司可以向其中一个人民法院起诉。尽管上海海镭公司住所地法院对本案也具有管辖权,但在国泰星云公司已经依据涉案SPS系统产品的制造地选择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的情况下,一审法院无需将本案移送至上海海镭公司住所地法院管辖。
因此,上海海镭公司关于本案应由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或者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管辖的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均不予支持。
3、关于《项目保密协议》是否影响本案管辖权
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
根据上海海镭公司提交的《项目保密协议》的记载,双方于2012年7月23日就名为“一种激光扫描的集装箱吊运防撞装置”的专利产品的购买及使用等问题签订了《项目保密协议》,并约定争议无法协商解决的情况下,应提交上海市杨浦区仲裁或上海市杨浦区法院。据此,上海海镭公司认为,该保密协议与本案有重大关联,协议约定争议解决管辖地在上海,故本案应由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
首先,本案为确认不侵害专利权纠纷,与双方因履行《项目保密协议》而产生的合同纠纷属于不同性质的法律纠纷,故《项目保密协议》中关于纠纷解决管辖法院的约定对本案不具有约束力。其次,即使认可该保密协议与本案有重大关联,但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项目保密协议》关于纠纷解决管辖法院的约定也因违反专属管辖的规定而无效。这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沪高民三(知)终字第44号民事裁定书中也作出了同样的认定。
因此,上海海镭公司关于本案应由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管辖权异议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对此亦不予支持。综上,上海海镭公司的相关管辖权异议理由于法无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第一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海海镭激光科技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上海海镭公司不服一审裁定,称一审认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裁定管辖不当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民事裁定,依法改判。
本院经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五条规定,因侵犯专利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侵权行为地包括:被诉侵犯发明、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产品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等行为的实施地;专利方法使用行为的实施地,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的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等行为的实施地;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等行为的实施地;假冒他人专利的行为实施地。上述侵权行为的侵权结果发生地。本案中,国泰星云公司的登记注册地位于北京市,且依据房屋租赁协议国泰星云公司的实际经营地亦位于北京市,在上海海镭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国泰星云公司在北京市之外还有其他产品制造地的情况下,一审法院推定涉案SPS系统产品的制造地位于国泰星云公司的实际经营地即北京市的观点,并无不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第一条规定,专利民事第一审案件,由所在市的知识产权法院管辖。故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因此,一审法院作出裁定驳回上海海镭公司的管辖权异议申请,并无不当。上诉人上海海镭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裁定正确,本院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案件受理费70元,由上诉人上海海镭激光科技有限公司负担(于本裁定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一审法院交纳)。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杨 艳
审判员 张 华
审判员 曹玉乾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日
书记员 衣芮萱

隐私条款|关于我们|免责声明

主办单位:北京市知识产权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量子银座二层 电话:82356446
建议浏览模式:1024×768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16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