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手机客户端|收藏本站

 其他

北京京东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与北京宸翰沐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20日          文章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京73民终150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高新技术工业园北区酷派信息港2栋2层。
法定代表人:刘江峰,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雷武,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欢,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宸翰沐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通州区经济开发区东区靓丽三街9号-579。
法定代表人:史晓倩,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勇,北京市安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北京京东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创十一街18号院C座2层215室。
法定代表人:张雱,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坤,北京京东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务。

上诉人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简称宇龙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北京宸翰沐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宸翰沐阳公司)、原审被告北京京东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京东世纪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简称原审法院)作出的(2015)大民(知)初第18685号民事判决(简称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8月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17年9月14日,上诉人宇龙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雷武、王欢,被上诉人宸翰沐阳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勇到本院接受了询问。原审被告京东世纪公司提交《不出庭申请》表示不出席二审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宇龙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由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原审判决事实认定有误。1.从(2014)京方正内经证字第22215号公证书(简称第22215号公证书)的记录中并不能得出北京市方正公证处(简称方正公证处)对被上诉人的购买、收货过程及Coolpad5892_coo手机(简称涉案手机)进行了公证保全,进而不能证明被上诉人提交的涉案手机来源于上诉人。即使涉案手机来源于上诉人,由于被上诉人未对拆封公证,故无法证明是上诉人将歌曲《青春再见》(简称涉案歌曲)录入涉案手机中。第22215号公证书未载明是否对使用电脑进行清洁、该电脑是否连接互联网、是否有黑客入侵等情况,且公证书正文记录“购买手机一部”,但第22215号公证书所附订单详情中却显示订购了八部手机,与上述记录不符。2.被上诉人承认其提交的证据光盘未公开出版,但原审判决却以此为由,认定被上诉人自2014年1月1日起至2017年12月31日止独占享有涉案歌曲的词曲著作权,这是错误的,被上诉人不具有原审判决认定的上述权利,也无权提起本案诉讼。二、原审判决判定的经济损失赔偿数额畸高。1、被上诉人起诉了多起案件,涉案歌曲均相同,仅是涉及的涉案手机型号不同,上诉人认为多起案件中虽涉及不同手机型号但是一个侵权行为。2、涉案手机内置涉案歌曲并不会影响消费者购买手机的决策,且被上诉人并无损失,上述人亦无违法所得。3、从被上诉人取得授权至公证购买之日仅8个月的时间,侵权时间短,且涉案歌曲知名度有限。三、原审判决判定的合理支出数额不正确。原审判决认定“宸翰沐阳公司为此支出购买手机费899元、公证费600元”。被上诉人提交的公证费发票上载明的日期是2015年8月27日,而公证时间为2014年8月13日,两者相差超过一年,其真实性无法确认,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宸翰沐阳公司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其口头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京东世纪公司提交《不出庭申请》,表示其认为同意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判决结果,服从原审判决。
宸翰沐阳公司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宇龙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内置歌曲《青春再见》的酷派5892_coo手机的侵权行为;2.判令京东世纪公司立即停止销售内置歌曲《青春再见》的酷派5892_coo手机的侵权行为;3.判令宇龙公司和京东世纪公司连带赔偿宸翰沐阳公司经济损失10万元及宸翰沐阳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1499元,其中公证费600元、购买手机费899元。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宸翰沐阳公司提交的《青春再见》光盘及包装印制有如下内容:包装封面显示有“卢庚戌电影《怒放》首支概念单曲”、“电影《怒放》精彩comingsoon”。包装内页显示有“作词/作曲:卢庚戌,编曲:卢小旭,演唱:老狼、李健、叶世荣、水木年华,合声编配:缪杰,录音师:晓宇,混音师:颜仲坤(paul)、瞿然,录音棚:狂喜文化”、“北京水木同创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提供版权”“eMeiMedia及图、e美影业制作出品”、“出品人:卢庚戌”。包装背面显示有“水木同创”、“eMeiMedia”及“非卖品”字样。光盘正面显示有“青春再见、青春再见(伴奏)”、“水木同创”、“eMeiMedia及图”字样。该光盘及包装上均印有“非卖品”字样。宸翰沐阳公司称,e美影业系协助出版者,不实际享有权利,但对此未提交证据。
2013年3月18日,卢庚戌出具《授权书》,该《授权书》载明:本人卢庚戌系歌曲《青春再见》的词曲作者,该歌曲由被授权方水木同创公司投资录制完成。现本人同意将该音乐作品许可被授权方使用,具体内容如下:授权的权利内容为词曲著作权,授权的权利种类包括但不限于现行著作权法规定的所有权利种类(复制权、发行权、出版权、出租权、展览权、表演权、放映权、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摄制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授权方同意被授权方将作品发表,授权期限为自授权日至音乐作品著作权保护期届满,授权地区为全世界,授权性质为独家授权且可以转授权。授权音乐作品具体信息见附件。该授权书附件载明歌曲名称为《青春再见》,录音制作者为水木同创公司。
2013年12月25日,水木同创公司出具《音乐作品授权书》,该授权书载明,水木同创公司将自己制作并拥有全部版权的歌曲《青春再见》许可给宸翰沐阳公司使用,权利内容包括词曲著作权、表演者权和录音制作者权,权利种类包括复制权、出版权、发行权,权利期限自2014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授权地区为全世界,授权性质为独家授权且可以转授权。
2014年8月13日,宸翰沐阳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公证人员的监督下,登录网址为www.jd.com的网站,在该网站上购买了一部型号为Coolpad5892_coo的手机,该手机生产商显示为宇龙公司。该网站出具的电子发票显示,收款单位为京东世纪公司,售价为899元。上述手机内置歌曲中包含有涉案歌曲《青春再见》,该歌曲显示的演唱者为水木年华、老狼、李健、叶世荣。宸翰沐阳公司为此次公证支付公证费600元。原审庭审中,宇龙公司称其确实生产此种型号的手机,但不清楚上述公证购买的手机是否系其公司的产品,也不清楚其生产的此种型号的手机是否内置有涉案歌曲。
京东世纪公司提交的《产品购销协议》显示,2014年,京东世纪公司(甲方)与中国邮电器材北京公司(乙方)签订《产品购销协议》,协议约定,乙方向甲方提供产品,乙方应当保证产品来源正当合法,为新品、正品、行货,不含假冒伪劣、水货、假货、旧货或其他不合格产品,保证已取得产品的知识产权权利人(包括但不限于商标权、专利权、著作权等权利)的授权许可。该协议附件为乙方信息及合作品类品牌,该品牌包含有酷派(Coolpad)手机。
京东世纪公司提交的网址为www.jd.com的网站打印件显示,Coolpad5892_coo手机已经下架。
上述事实有宸翰沐阳公司提交的《青春再见》光盘及包装、《授权书》、《音乐作品授权书》、第22215号公证书及发票、公证购买的涉案手机及发票,京东世纪公司提交的《产品购销协议》、网页打印件及各方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原审法院认为:
根据宸翰沐阳公司提交的《青春再见》光盘及包装、《授权书》及《音乐作品授权书》所载内容,在无其他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认定卢庚戌系涉案歌曲《青春再见》的词、曲作者,水木同创公司经卢庚戌授权,独家享有该歌曲词、曲著作权,宸翰沐阳公司经水木同创公司转授权,自2014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可以独家使用涉案歌曲的词、曲著作权。故,宸翰沐阳公司有权就上述权利提起诉讼。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就宸翰沐阳公司主张录音制作者权而言,虽然宸翰沐阳公司提交的《授权书》及《音乐作品授权书》载明了涉案歌曲《青春再见》系由水木同创公司录制完成且水木同创公司亦将录音制作者权独家许可宸翰沐阳公司使用,但宸翰沐阳公司提交的《青春再见》光盘及包装却显示有“eMeiMedia及图”及“eMeiMedia及图、e美影业制作出品”字样,宸翰沐阳公司对此称e美影业系协助出版者,不实际享有权利,但并未就此提交证据。根据现有证据,不能确认宸翰沐阳公司就涉案歌曲享有录音制作者权,宸翰沐阳公司应当就此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
宇龙公司虽称不清楚涉案手机系其生产,但未就其公司生产的同型号手机提供相应的证据,故在现有证据情况下,原审法院认定涉案手机系宇龙公司生产、销售。宇龙公司未经许可,擅自在其生产、销售的涉案手机中内置宸翰沐阳公司享有词、曲著作权的涉案歌曲《青春再见》,侵犯了宸翰沐阳公司就词、曲享有的复制权、发行权,应当就此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作为销售者,京东世纪公司在购进涉案手机时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且未有证据显示京东世纪公司知道涉案手机中内置有侵权歌曲,同时,京东世纪公司亦对涉案商品进行了下架,故不应当再就其销售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关于赔偿数额,双方当事人未就宸翰沐阳公司的实际损失或宇龙公司的侵权获利提供相应的证据,原审法院将综合考虑涉案歌曲词、曲的独创性程度、知名度、宇龙公司的侵权情节、主观过错的因素酌情予以确定。对于宸翰沐阳公司所主张的合理开支,于法有据且属合理,原审法院予以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三)项、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第(六)项、第十一条第三款、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一、宇龙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Coolpad5892_coo手机中内置涉案歌曲《青春再见》的行为;二、宇龙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宸翰沐阳公司经济损失80,000元及合理开支1499元;三、驳回宸翰沐阳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本院经审查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另查,根据第22215号公证书的记载,2014年8月13日,在方正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宸翰沐阳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勇使用公证处电脑,登录网站www.jd.cn并通过该网站购买手机一部(订单详情及电子发票附后)。该手机于2014年8月15日送至方正公证处,公证员监督刘勇使用方正公证处相机对该手机显示内容进行拍照,拍照有4张照片,其中一张照片显示涉案手机机身载有宇龙公司的名称。后公证处工作人员将该手机及自带包装加贴“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封”封条并加盖“北京市方正公证处证据保全专用章”后交由宸翰沐阳公司收存。第22215号公证书所附的订单详情显示订单包括涉案手机及其他七部手机,发票为包括涉案手机在内的全部八部手机的购买发票,其中涉案手机金额为899元。公证书后附发票与订单内容能够一一对应。
原审庭审过程中当庭拆封了封存手机,各方均确认封存产品密封完好。
再查,宸翰沐阳公司针对宇龙公司起诉了多起侵害涉案歌曲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案件,但各案涉及的手机型号不同。
上述事实有第22215号公证书、原审庭审笔录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根据宸翰沐阳公司提交的涉案歌曲的光盘及包装、授权书及音乐作品授权书所载内容,在无其他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认定卢庚戌系涉案歌曲的词、曲作者,水木同创公司经卢庚戌授权,独家享有该歌曲词、曲著作权,宸翰沐阳公司经水木同创公司转授权,自2014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可以独家专有使用涉案歌曲的词、曲著作权。载有涉案歌曲的光盘虽未公开出版,但并不影响其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链条。综上,根据现有证据能够认定宸翰沐阳公司有权就上述权利提起诉讼。
根据查明事实,方正公证处对宸翰沐阳公司购买涉案手机的过程进行了公证,并将涉案手机进行了拍照、封存,原审庭审过程中当庭拆封了封存手机,各方均确认封存完整。宇龙公司系酷派品牌手机的生产者,且生产、销售与涉案手机相同型号的手机。涉案手机机身显示有宇龙公司的名称,且在原审庭审过程中宇龙公司称其确实生产此种型号的手机。虽然宇龙公司不认可涉案手机系其生产,但未能提供相反证据。第22215号公证书虽然未明确记载对使用电脑进行了清洁性检查,但对整个购买过程进行了公证,且在网络上购买涉案手机后收到了货物,故在宇龙公司未能提交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其相关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第22215号公证书正文虽然记录“购买手机一部”,与公证书后附订单详情中记载的八部手机确存在一定差异,但涉案手机系订单详情中记载的八部手机之一,且公证书后附发票与订单内容能够对应,且包括有涉案手机,故公证书正文记载内容与后附订单记载内容存在的上述差异并不能否定整个公证过程的真实性。综上,原审法院根据现有证据认定宇龙公司生产、销售了涉案手机并无不当。
宇龙公司主张原审判决判定的经济损失赔偿数额畸高,对此,本院认为,宸翰沐阳公司虽针对宇龙公司起诉了多起侵害涉案歌曲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案件,但各案涉及的手机型号不同,不能认为多起案件均涉及同一个侵权行为。原审法院根据涉案歌曲词、曲的独创性程度、知名度、宇龙公司的侵权情节等因素酌情确定8万元赔偿数额并无不当。
宇龙公司主张原审判决判定的合理支出数额不正确。对此,本院认为,原审判决判定的合理支出包括购买涉案手机费899元及公证费600元。根据查明事实,宸翰沐阳公司确为购买涉案手机支付费用899元;虽然公证费发票上载明的开票日期距离公证日期时间较长,但在本案中宸翰沐阳公司确针对宇龙公司的侵权行为进行了公证证据保全,故原审法院确定合理支出包括600元公证费用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宇龙公司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结论正确,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一千八百三十七元,由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晰昕
审 判 员 彭文毅
审 判 员 刘炫孜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一日
法官助理 朱 蕾
书 记 员 高柔宏

隐私条款|关于我们|免责声明

主办单位:北京市知识产权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量子银座二层 电话:82356446
建议浏览模式:1024×768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16675